http://www.soulviasound.com

线下实景娱乐渐火 “造梦者”成为职业新选择

  数百平方米的空间内,实景搭建出府衙、镖局、钱庄、铁匠铺,宛如真实的武侠世界。观众换上戏服,挑选门派,化身江湖侠客与专业演员互动飙戏——在两个小时内,尽情沉浸在戏剧之梦中。

  在通惠河畔的INX戏精学院,有一群“造梦者”。他们用沉浸式的互动剧场,带人体验另一种人生,自己也在这种新职业中实现价值。

  脱下汉服走出剧中场景的那一刻,杨欣仍沉浸在刚刚宇文奈何和红娘的感情纠葛中,同行的朋友甚至还没止住眼泪。

  他们不是在看剧,而是成为剧中人,在《恶人谷》的世界中做了一场江湖梦。

  《恶人谷》和《金琳城》是戏精学院最新推出的两款江湖主题戏剧游戏,也被称为“演剧”。所谓演剧,就是让观众拥有角色,参演并推动剧情发展。参与其中的5到10人不仅要换上全套戏服,还要与多个真实的戏中人物搭戏互动,如同穿越一般。

  这种体验让杨欣想到了冯小刚的《甲方乙方》。这部自王朔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了4个自由职业者开办“好梦一日游”业务的故事。他们帮卖瓜的板儿爷扮成巴顿将军,让胖厨师体验义士遭受的严刑拷打……

  电影中的“好梦一日游”充满了荒诞色彩,类似的体验在今天却成了一种真实存在的线下娱乐业态。

  “观众不需要任何表演功底,通过简单的人物介绍,与演员互动,就能了解剧情、推动剧情发展。”剧本设计师刘喆介绍,这不仅仅是一场胜负游戏,观众还要在其中探索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“当你越相信自己是那个角色,就越能体会到演剧的魅力。”

  “算上演员,我们这个团队大概有100人左右。”刘喆说,戏精学院的团队来自各行各业,电工出身的人做游戏机关设计师很有优势;演员和播音主持专业大学生在这里做游戏中的真人NPC(非玩家角色)。

  刘喆毕业于影视制作专业,接触线年。“最早是从桌游开始的。”刘喆回忆,2010年左右桌游在北京盛行。借助打工机会,他了解了200多款桌游的机制,被这种面对面交流博弈的形式所吸引。

  2012年,刘喆大学毕业,做了两年企业文员后,辞职正式进入线下游戏行业。“我父亲的观念比较传统,当然希望我在大企业工作,但真正喜欢的东西只有自己知道。”那时,密室逃脱兴起,刘喆成了密室的“出题人”。经过几年行业积累,他又跳脱出密室以解谜为主的游戏形式,以剧本创作人的身份进入戏精学院,尝试设计新的沉浸式戏剧游戏。

  “剧本的策划搭好了一个大框架,能不能做到血肉丰满,关键要看演员的表演。”有趣的是,这里的演员也与传统演员不同,他们不仅要演出鲜活的角色,带领观众入戏,还要在互动中随机应变,不能打磕巴。

  初昕曾是一名脱口秀演员,去年8月加入戏精学院,扮演《金琳城》中的知府一角。“很多人以为我们就是在里面说几句台词,拍几下惊堂木,其实跟观众的互动才是我们跟传统演员最不一样的地方。”初昕说,在这里演戏是一种职业,更意味着专业。

  演剧虽然仍是小众的娱乐项目,但它推崇的“戏精”特质恰与当代年轻人表达自我、展现自我的娱乐精神相契合。

  因此,当KTV的人均消费已经下降到数十元甚至更低时,密室逃脱、演剧场等线下实景娱乐的价格却不断突破天花板。对于硬核玩家来说,一年花费数千元“打卡”很常见。

  从注重机关道具到注重推理内容,从注重益智解谜到注重感性体验,线下娱乐的形式正在不断升级进化。游娱联盟、万娱引力、TFS,仅在东四环到东五环之间,就有多家供普通消费者与演员飙戏的“影视基地”。TFS超级密室的《风声》、游娱联盟的《摸金校尉》、梦径超级密室的《龙门客栈》,新主题层出不穷,吸引越来越多追求新鲜、热衷体验的年轻消费者。

  新行业的萌发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提供了不受传统束缚的职业新选择。根据美团点评与21世纪经济研究院、智联招聘联合撰写的《2019年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人群报告》,密室剧本设计师成为具有一定规模、相对独立成熟的职业,其中有3成人选择此工作是出于纯粹的喜欢和热爱。

  “我们终究要回到现实。”科幻电影《头号玩家》里的台词让刘喆感同身受。这也是他执着于线下游戏,没有从事薪资更优渥、发展更成熟的电子游戏行业的重要原因。今年“十一”,戏精学院与内联升前门店的合作主题即将开放,与老字号的携手也许将让更多人了解这一新业态。(记者 陈雪柠)

  数百平方米的空间内,实景搭建出府衙、镖局、钱庄、铁匠铺,宛如真实的武侠世界。观众换上戏服,挑选门派,化身江湖侠客与专业演员互动飙戏——在两个小时内,尽情沉浸在戏剧之梦中。

  在通惠河畔的INX戏精学院,有一群“造梦者”。他们用沉浸式的互动剧场,带人体验另一种人生,自己也在这种新职业中实现价值。

  脱下汉服走出剧中场景的那一刻,杨欣仍沉浸在刚刚宇文奈何和红娘的感情纠葛中,同行的朋友甚至还没止住眼泪。

  他们不是在看剧,而是成为剧中人,在《恶人谷》的世界中做了一场江湖梦。

  《恶人谷》和《金琳城》是戏精学院最新推出的两款江湖主题戏剧游戏,也被称为“演剧”。所谓演剧,就是让观众拥有角色,参演并推动剧情发展。参与其中的5到10人不仅要换上全套戏服,还要与多个真实的戏中人物搭戏互动,如同穿越一般。

  这种体验让杨欣想到了冯小刚的《甲方乙方》。这部自王朔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了4个自由职业者开办“好梦一日游”业务的故事。他们帮卖瓜的板儿爷扮成巴顿将军,让胖厨师体验义士遭受的严刑拷打……

  电影中的“好梦一日游”充满了荒诞色彩,类似的体验在今天却成了一种真实存在的线下娱乐业态。

  “观众不需要任何表演功底,通过简单的人物介绍,与演员互动,就能了解剧情、推动剧情发展。”剧本设计师刘喆介绍,这不仅仅是一场胜负游戏,观众还要在其中探索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“当你越相信自己是那个角色,就越能体会到演剧的魅力。”

  “算上演员,我们这个团队大概有100人左右。”刘喆说,戏精学院的团队来自各行各业,电工出身的人做游戏机关设计师很有优势;演员和播音主持专业大学生在这里做游戏中的真人NPC(非玩家角色)。

  刘喆毕业于影视制作专业,接触线年。“最早是从桌游开始的。”刘喆回忆,2010年左右桌游在北京盛行。借助打工机会,他了解了200多款桌游的机制,被这种面对面交流博弈的形式所吸引。

  2012年,刘喆大学毕业,做了两年企业文员后,辞职正式进入线下游戏行业。“我父亲的观念比较传统,当然希望我在大企业工作,但真正喜欢的东西只有自己知道。”那时,密室逃脱兴起,刘喆成了密室的“出题人”。经过几年行业积累,他又跳脱出密室以解谜为主的游戏形式,以剧本创作人的身份进入戏精学院,尝试设计新的沉浸式戏剧游戏。

  “剧本的策划搭好了一个大框架,能不能做到血肉丰满,关键要看演员的表演。”有趣的是,这里的演员也与传统演员不同,他们不仅要演出鲜活的角色,带领观众入戏,还要在互动中随机应变,不能打磕巴。

  初昕曾是一名脱口秀演员,去年8月加入戏精学院,扮演《金琳城》中的知府一角。“很多人以为我们就是在里面说几句台词,拍几下惊堂木,其实跟观众的互动才是我们跟传统演员最不一样的地方。”初昕说,在这里演戏是一种职业,更意味着专业。

  演剧虽然仍是小众的娱乐项目,但它推崇的“戏精”特质恰与当代年轻人表达自我、展现自我的娱乐精神相契合。

  因此,当KTV的人均消费已经下降到数十元甚至更低时,密室逃脱、演剧场等线下实景娱乐的价格却不断突破天花板。对于硬核玩家来说,一年花费数千元“打卡”很常见。

  从注重机关道具到注重推理内容,从注重益智解谜到注重感性体验,线下娱乐的形式正在不断升级进化。游娱联盟、万娱引力、TFS,仅在东四环到东五环之间,就有多家供普通消费者与演员飙戏的“影视基地”。TFS超级密室的《风声》、游娱联盟的《摸金校尉》、梦径超级密室的《龙门客栈》,新主题层出不穷,吸引越来越多追求新鲜、热衷体验的年轻消费者。

  新行业的萌发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提供了不受传统束缚的职业新选择。根据美团点评与21世纪经济研究院、智联招聘联合撰写的《2019年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人群报告》,密室剧本设计师成为具有一定规模、相对独立成熟的职业,其中有3成人选择此工作是出于纯粹的喜欢和热爱。

  “我们终究要回到现实。”科幻电影《头号玩家》里的台词让刘喆感同身受。这也是他执着于线下游戏,没有从事薪资更优渥、发展更成熟的电子游戏行业的重要原因。今年“十一”,戏精学院与内联升前门店的合作主题即将开放,与老字号的携手也许将让更多人了解这一新业态。(记者 陈雪柠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